[历史故事] [手机访问]
历史故事网-我们一直都在这里!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侦探悬疑  > 

沈县令三醉破奇案

时间:2012-11-12来源:《古今故事报》 作者:

    醉掩失手


  明万历年间,茂林县县令沈建永,四十左右年纪,面容清癯,眼光如电。他善用奇招怪招破案,被称为破案圣手


  这天,沈建永接到巡抚王铭的一封密信,信中要他配合线人捉拿鬼盗钟青。这钟青盗案惊天,鬼影一般,极少有人见过他真容,鬼盗绰号对他可谓名副其实。王铭花重金在盗界培植了一个线人。这线人又买通一个认得钟青的盗贼。盗贼说钟青的身体天生散发一种奇香,极为稀薄,常人闻不到。这盗贼却有特异嗅觉,可辨味识人。可是,线人还未通过盗贼见到钟青,钟青就察觉到了那盗贼能辨他体味,把那盗贼暗害了。线人便无法见到钟青了。尽管是个断头线索,王铭得知也较镇定,因为他知道还有一个人有异常灵敏的鼻子,就是沈建永。当年沈建永与王铭同期科考,两人互为知己,喝酒时沈建永鼻嗅辨酒,说起他十几岁时随父上山,忽然他说百米外的大树下一棵人参花正散着花香。父亲不信,可到大树下,果然发现一棵五百年的人参。前些天,王铭获得钟青流窜至茂林县的线报,决定派那线人去设下重饵圈套,并借用沈建永的特异嗅觉。


  沈建永按王铭信上指示,先去寻味锁定钟青,待钟青与线人分开后再布置衙役抓捕,为的是避免抓捕时线人遭钟青挟持。他孤身一人,扮成酒客,在指定时辰来到望月楼酒家,见到了信中说的线人——假冒珠宝商的大胡子。这时大胡子已酩酊大醉,正向人炫耀一颗玛瑙珠。只见那玛瑙珠鸽蛋大小,色泽鲜红,闪亮耀眼。酒客、店家、伙计都被吸引过来,瞪眼细瞧,啧啧称奇。


  沈建永混在人群中,扇动鼻翼狂嗅。果真有一股极为稀薄的奇味在人群中飘散。沈建永暗喜:只要锁定奇味的源头,那鬼盗就是瓮中之鳖了。可是,他嗅着嗅着额头冒汗了,因为那奇味竟从三个人身上发散。哪个是鬼盗钟青?


  就在他迟疑间,忽听——”,一只酒坛摔落在地。沈建永一愣神,不由随众人转头去望。又听一声酒碗砸头,大胡子大叫失窃,众人回头,见他手中已没了玛瑙珠。大胡子说正要收起玛瑙珠,脑门却被飞来的酒碗砸中,眼冒金花,玛瑙珠不知怎的就脱了手。众人一哄而散。


  沈建永傻眼了:不但没能锁定钟青,还让钟青不露真容地吞了诱饵又脱了钩。他没敢与大胡子接头,随众人悻悻离去。


  大胡子来衙门报案,实则是向沈建永探询指示。等了好久,才见沈建永衣冠不整,满嘴酒气地回来。他说被人灌醉,睡倒在街后。衙役禀明案情后,他睁开醉眼,同大胡子演开了双簧:你丢了珠子?本县刚才被灌醉睡觉,梦见一颗珠子在三个人身上滚。这三人一个尖嘴猴腮,三缕胡须;另一个膀大腰圆,紫铜脸膛;还一个是白面书生。珠子没准就是他们偷的!


  衙役们听了偷笑,可县令大人自己却当了真,他发下令签,命衙役按他描述的相貌人形去捉他的梦中人。出人意料的是,在一家客栈还真找到了那三个人。


  尖嘴猴腮、三缕胡须的自称麻三,贩丝绸的;膀大腰圆的紫铜脸叫刘世飞,是个走县窜府打磨刀具的铁匠;而白面书生是途经此地赴省城考举人的秀才王斌。衙役以盗窃嫌疑将他们逮捕,押到县衙。沈建永连夜开审。三人均承认在望月楼里看了大胡子的玛瑙珠,但都否认偷了那珠子。


  沈建永整整乌纱帽,道:本县与你三人有缘啊,不然怎会在梦中与你们相见,但有句老话说有所见,才有所梦,本县梦见了你们就一定见过你们。说吧,你们是怎么将本县灌醉,又怎么乘本县醉酒时盗了大胡子的珠子?三人一脸的无辜:我们不认得县令大人,怎能给大人灌酒?我们都是本分人,又怎会盗珠子?县令大人竟以梦中所见为证据破案,也太荒唐了。


  大胡子也连声叹气:俺听说大人是破案圣手,没想到却是白天醉酒夜里梦游,珠子俺不要了,天亮就走人!他是见沈建永还无破案头绪,给自己找个离去的理由。三个嫌犯也嚷叫放他们回去睡觉。沈建永限定他们明日前不准离开本县,挥手让他们走了。


  原来,沈建永在望月楼失手后想到:那钟青一定清楚虽除掉了一个特异嗅觉者,但世间必定还有这种异人,如心存侥幸,迟早有灭顶之灾。钟青必是从花粉中提取出与自身香味相同的香料,每到一处便将此香料暗撒周围数人身上,扩大自身异味的范围,迷惑寻味追捕者。


  沈建永还猜测钟青决不会满足只盗得一颗玛瑙珠,今夜必会去偷查大胡子的住处……哎呀,不好!如果大胡子被钟青查出没有别的珠宝,那大胡子假扮珠宝商的身份就会被他识破,钟青就明白了官府在撒网诱捕他,他就会鼓动有奇味的另两人一同离去,他的真容就又隐藏住了。而他回头就会暗杀大胡子。沈建永急出了一脑门冷汗,也急出了一个怪招:趁钟青尚未行动,自己装做醉中梦见了有奇味的三人偷了珠子,将他们抓来审问,一来让钟青明白他已受怀疑,使他不敢轻举妄动,二来明令不准他们离去。这样,即使钟青识破了大胡子,鼓动另两人同他一起离开,那两人也不敢违抗官府命令。钟青脱身隐真容的如意算盘就落了空。


  主意拿定,沈建永买了瓶酒一气灌下,回到县衙。


  审问后,沈建永估计钟青一时半会不敢动手了。他打算明天与大胡子接头,给他另外的珠宝让他显露,再引钟青上钩。到时自己在一旁睁大眼紧盯,务必锁定钟青。
  他边往后堂走,边回想审问情形。忽然,他脑海里忽的一下,像被人击打了后脑。他大叫要坏事!身子趔趄着差点跌倒……

Tags:

猜你喜欢
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
暂无

昵称: 验证码: